F。

“生活是什么?是走走停停,是眼前一晃而过的风景和人物,是希望与失望的轮回,是揪心的一时过错和更加揪心的永远错过。”

“生活的真相是什么?是在每一次停顿的间隙脑海里突然产生的荒谬感。”

“生活的无法逃脱的悖论是什么?是你明明感到了荒谬,却依然被一股强大得根本无法抗拒的惯性推向下一轮的走走停停。”

—–我捡到了秘技。

Read More

Y。

Seele的标志,是左边四只右边三只眼睛的形象。与莉莉斯的脸上的面具一样。这是可以看透一切的亚维神的眼睛。

绫波丽的微笑,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超越。

He may play the jack of diamonds 。
He may lay the queen of spades 。

Read More

S。

他说,我都这个岁数了,已经没有什么想象力了,没法融入你们了。

说真的,有那么一霎那,我还挺难过的。没有想象力这件事,我真的不敢想。

Read More

F。

做错了就应该被原谅被拯救吗?既往不咎这个话太虚伪了。

我想是真想图你点什么也就算了,单凭你这样的愚蠢和恶意,就不该被原谅。

做了非常怪异的梦,梦里自己养了一匹马,但因为要去旅游,于是把马变成了只会爬的蝴蝶,跟着蝴蝶往前爬的时候,前面出现了一张蜘蛛网,然后跟微信头像一样的大蜘蛛就朝着我和蝴蝶爬过来,梦就醒了。

今天星期三了,一个星期已经过了一半。其实时间过的好快,很好,我们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进行着。

葡萄酒,玫瑰香味,苏打水。
调出满满一大杯。
Nick Drake和Thomas Mann带我一同沉醉。
紫色衬衣,六弦琴,咖啡。

刚才真的看到歌唱的喜鹊。
以及温柔的蓝,恬静的影幻。
正是城市最美的时候。

Read More

N。

要不是电子邮件提醒,我甚至忘了自己还有个存在的网站。

已经很久没有高兴的小说了,不知道高兴写没写完他的小说。

毕竟我还等着给高兴写序呢。


2023对我来说,说不出是什么,破碎,发疯,克制,爱意,消极,理解,酒精,发酵,善意,值得,解脱。

不是总结,胜似总结。

22年的时候我都坚定的认为自己会平躺着碌碌无为过完以后的日子,醒了就吃,吃完就睡,反复循环致死。

但是他们低头看我的样子仿佛是我在照镜子。

能够遇到相互尊重,会考虑彼此感受,又珍惜对方的人,真的超级幸运,很庆幸我们能够成为朋友。

从此有了见面的意义,被爱总是值的被记录。

想起李诞写的那句,

起初你拉着我一起看雨,大雨里百鬼夜行,我们混在其中,比鬼还高兴。

  • 高兴的小说

Read More

P。

当你爱我时,尖刀刺向我会变成巧克力棒。

子弹打中我的地方也会变成kitty猫小贴画。

Read More

C。

人生这道题,答案太多了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答案和想法。硬要强加,只显的自己又蠢又弱。

Read More

I。

那群叛逆却不作乱的少年,低着头,背着吉他,走在北京的街道。

那是年少对生活的狂热,过去了好几年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幕。
路走在他们的脚下,那一瞬我像一个配角活在我的生命里,所有的叛逆和不安都成了空空。
奇妙的时间,来不及思考太多事情,我没有说任何话,看着他们的背影听完他们唱最后一支歌,仿佛谢幕一样没有“再见”两个字出现在耳边。
其中一个少年伸出了手,背着我挥了挥,我的嘴角总算有了浮动,任由他们消失在街角的转口处。

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