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。

可无论如何,你终究是要离我而去的。竟然还是这样的桥段。庸俗的生活,庸俗地生活。 A起床后看着镜中的自己,眼神愈...

H。

当那个人睡着时,你轻轻念着他的名字一百遍。这样下辈子你们就还能在一起。这是另一个巫师告诉我的,可每次我没念到一...

I。

A轻轻地说:“去年圆月时,花市灯如昼。“ 旧时天气旧时忆。就像渴极的皮肤敷上面膜会感觉刺痛,低落的时候也请不要...

U。

香樟在六月時候才开花。 你还说过什么呢?我忘了。我只记得,二马路的香樟五月就会开花,他们是向来如此的。可是今年...

V。

那天,我在地铁站的入口看到你。然后,我们坐同一条线同一个车厢,要去不同的站。那天,我因为看你说话坐过了站。然后...

E。

双子。 要么生存,要么毁灭。 曾经很极端很极端,很喜欢胡乱发脾气,摔东西。抑或是安静到让人害怕。对于事物,要么...

G。

日子看似雷打不动的过着,却在每一秒里亿光年的速度发生着各种反应。 信任的人,依赖的人,以及无法忘怀的人,迅速癌...

Z。

我怀疑夜里的那个电话,是你打来的。我认得你的声音。我怀疑在上魔法防御课的时候,你坐在我后面。我靠在椅子上睡着的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