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。

“你这点才貌只够我病十九天,到第二十天你就粗糙难看起来,你一生的华彩乐段也就完了。” 爱情又美又残忍。